抗战最牛路霸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看到贾六马上就不行了,就连稳重的宁文也忍不住催促道:“周站长,你开快点儿!”

  周名山也知道事情紧急,他说道:“你们坐稳了。”说着,他就开始加速。

  周名山开的是一辆军用卡车,为了减少贾六受到的颠簸,宁文双手抱着贾六,坐在地板上,宁武抱住宁文,李小山又抱住了宁武,同样坐在了地板上。几个人抱成一团,贾六受到的颠簸就小的多了。

  最惨的是李小山,周名山虽然加快了速度,但是他为了避免路过大坑的颠簸,仍然要时快时慢。汽车行驶的惯性,让宁文等人前仰后合。主要的冲击力都作用在了李小山的身上。他的后背靠在车头前面的挡板上,不断地受到撞击,令他的后背十分疼痛。但是他一声不吭,默默地承受着。

  在李小山原来的部队,人情相对冷漠,官兵之间的关系尤其如此。李小山加入桃花山游击队,时间虽然不长,但是他深深地感受到了桃花山人们之间的,那种亲密无间的感情。

  首先,就是高九这个大当家的,他对兄弟们的关怀完全是出自真心。贾六、宁文和宁武,虽然各有各的脾气,但是大家仍然相处得很好,对于李小山,他们尽可能的给予了照顾。

  这些天来,他们这一群小伙伴儿朝夕相处一起学习,一起嬉笑打闹,一起上阵搏杀,已经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谊。看到贾六如今生死不知,李小山的心里十分难过,他没有在意自己后背撞击的疼痛,心里只想着能够为贾六做点儿什么。

  高九开着监狱里的囚车,拼命地追赶贾六等人。他可不管公路上是否颠簸,车开得飞快。汽车经常会在遇到坑洞的时候,跳跃了起来。

  在路上,也有过往的车辆和行人,看到这辆囚车如此的疯狂飞奔,大家都纷纷躲避。有不少人猜测,是不是囚犯越狱逃跑了,劫持了这辆囚车,才会这样疯狂逃命。

  此时在路上,还有一辆轿车,也像这辆囚车一样疯狂地飞奔着。

  这辆轿车上坐着的是王锡林,高九走后,他心中忽然有些感触,在他胸中涌动着一股消失了已久的激情。他希望在这个时候,能够为高九他们做点儿什么。于是,他指定一名手下负责在现场收尾,他自己也驾驶着一辆轿车,朝着武汉城飞奔而去。

  高九拼命追赶,在即将进入城里的时候,高九就追上了贾六他们。高九扔掉了囚车,上了周名山的车,来到了贾六的跟前。

  看到高九,宁武哭着说道:“九爷,贾六快不行了。”

  高九坐在贾六的面前,检查了一下他的伤口,看到包扎得很好,接着他就检查了贾六的脉搏,发现他的脉搏已经很微弱了,他心中一酸,两行热泪喷涌而出。

  宁文等人,本来就十分悲痛,看到高九这个样子,他们忍不住哭出了声来。

  在宁武的心目中,九爷无所不能,他哭着说道:“九页,您救救贾六吧。”宁文和李小山也都期盼的望着高九。

  高九意识到自己有点失态了,他知道此时不是悲伤的时候,而是应该冷静地处理眼前的危机。

  他擦了擦眼泪,静下心来,检索着枪伤急救方面的医学知识。可是,检索之后,却发现自己什么也做不了。宁文、宁武他们,该做的都已经做了。贾六需要输血、取出子弹,只有赶紧送贾六去医院抢救才行,好在前面已经能够远远的看到武汉城了。

  此时,汽车又重重地颠簸了一下,高九看到了李小山脸上痛苦的表情,他紧咬着嘴唇,嘴唇已经渗出了血来。高九明白了过来,李小山正在用自己的后背,承受着几个人的沉重的冲击力。

  高九挪到他的身边,不由分说把他拽到前面,就看到他的衣服上,已经渗出了血痕。高九掀开了李小山后背上的衣服,就看到那上面到处是红肿青紫,很多地方就渗出了血来。

  高九轻轻地拍了一下李小山的肩膀,望向他的目光中,充满了感动、信任和欣赏。他说道:“好兄弟。”

  说完他就把自己的脊背靠在了车厢上,然后又将李小山抱在了怀里。

  在李小山原来的部队,长官打骂士兵那是常态,李小山刚入伍的时候,受尽了长官和老兵的欺负,后来他靠着一手好枪法,才逐渐改变了自己的处境,但是,他从未享受过长官如此的关爱。

  李小山胸中涌起了一股暖流,他哭着说道:“九爷,我没事儿,让我来吧。”说着,他挣扎着要替换高九。

  高九的双臂力大无穷,李小山哪里挣扎得动分毫。x

  在宁文和宁的心目中,高九是大当家的、是九爷、也是他们的兄长、是亲人。在平日里,高九对待他们就如同亲兄弟一般。在战场上,高九冲锋在前,撤退在后,就像大哥一样护着他们。他们就像尊重自己的父母和兄长一样,尊重高九。

  如今高九能够这样做,在他们的心中毫不意外,在他们的心里,只要高九需要,随时都愿意替高九去死!

  今天令他们感到意外的是李小山,这位兄弟跟他们相处的时间不长,能够做到这种程度,宁文和宁武兄弟更加认可他了。

  二人也都朝着李小山微笑,只是他们此时眼中含泪。这笑容看起来有点儿瘆人。

  终于到了武汉城。

  武汉城如今是国府的所在地,城门戒备森严,检查也极为严格。守城的士兵拦下了周名山的卡车,要进行检查。

  周名山掏出了自己的证件,说道:“车上有伤员,赶紧放行!”

  一般的国军官兵,对于军统人员还是十分畏惧的。那名检查证件的国军少尉,看到眼前竟然是一个军统的上校,他急忙敬了个礼,赶紧就放行了。

  进城之后,周名山驱车直奔陆军总医院。

  不久之后,一辆轿车来到了城门口,还是那名少尉上前检查证件。王锡林从车上跳了下来,他掏出了证件一晃,说道:“电话在哪里?”

  那名少尉军官又吓了一跳,不知道今天军统是怎么了,接连就蹦出来了两名上校。他赶忙带着王锡林找到了电话。王锡林拿起电话说道:“我是军统反谍处的王锡林,马上给我接通陆军总医院。”

  周名山等人来到了门诊大楼前,就看到已经有很多医护人员守候在那里。高九将贾六抱下车来,放在了担架上,医护人员急忙将他送进了急救室。

  高九等人就在手术室外面的走廊上等候。

  没想到,片刻之后,一名医生就走了出来。他说道:“患者要输血,他是Ab型血,如今我们这里已经没有库存了。”

  宁武一听他这样说,以为医生是不肯给贾六输血,顿时就急眼了,一下子掏出了枪来,大声吼道:“你不给俺兄弟治伤,俺毙了你!”

  其实,没有血浆库存,真不怨人家医生。抗日战争那个年代,文明程度较低,在人们的思想意识中,血液是人的精气所在,无偿献血只有少部分人能够接受。因此,院里的血浆相对缺乏,通常输血都是依靠的家属提供血浆。(_

  更何况这是战争期间,大量的血浆都送去了前线。医院的库存本身就很少,再加上ab型血是一个小类,库存就更少了。

  高九急忙拦住了宁武,他问道:“医生,你们打算怎么办?”

  医生问道:“你们谁是病人的家属?我们需要跟他相同类型的血浆。”

  高九知道自己的血型是O型血,在桃花山的时候,为了避免出现意外情况,方便医生输血,桃花山的所有人都已经在山寨里的诊所进行了检验。宁文和宁武兄弟二人是B型血,能够指望的就只有李小山和周名山了。

  周名山也知道自己的血型,他的血型是A型,显然也不合适,那就只剩下李小山了。可是指望李小山希望太渺茫了。而且,贾六做手术需要大量的血浆,即便是李小山的血型与贾六吻合,只靠着他一个人也支撑不了。

  看到高九等人焦急,周名山说道:“别着急,我有办法。我这就给李处长打电话,让他派100名士兵过来,里面总会有跟贾六兄弟吻合的吧?!”

  高九感激的说道:“那你赶快去吧。”周名山马上就去打电话了。

  那个医生带着李小山去检查了。

  这时,王锡林赶了过来,他问道:“那个兄弟没事儿吧?”

  高九看到他,就明白了为什么陆军总医院的人已经提前在那里等候了,他感激说道:“王处长,有心了。”

  王锡林说道:“应该的。你的兄弟住院的事,所有费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抗战最牛路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如意佳妻只为原作者肥皂快乐水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肥皂快乐水并收藏抗战最牛路霸最新章节